长春怡虹硅橡胶科技有限公司:怡红院海棠开花,探春想到“必非好兆”,黛玉为何却暗暗高兴?

来自:福州市神砼化工有限公司

装神弄鬼呗。

续书人在续写的四十回里,没有能力凭借情节与描写,营造出越来越悲剧的氛围,只好装神弄鬼,用超自然的力量,强行把贾府推向悲剧的深渊。

八十回中,各种预兆、预示比比皆是。但是“天机不可泄露”,作品中人对于各种预兆,总是“当局者迷”的。比如宝玉梦游太虚幻境,详察了他生命中重要女子的命运结局,但是醒来后“迷迷惑惑,若有所失”,再不提起。

再比如甄士隐梦中与一僧一道交谈,醒来后“只见烈日炎炎,芭蕉冉冉,所梦之事便忘了大半”。

又比如元宵节贾政看了灯谜,感到“小小之人作此词句,更觉不祥,皆非永远福寿之辈”,当晚“回至房中只是思索,翻来复去竟难成寐,不由伤悲感慨”,可到了次日,也就再不提起了。

这样的安排是合理的。《红楼梦》作为一部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结合的作品,在情节设置上,有现实的合理性。而现实中的人,谁还不是活了今天过明天?谁能早早地预料定“我这辈子一定是个悲剧”?又有谁会为一个梦而耿耿于怀,非要按照梦中的暗示去安排今后的生活?

到了续书之中,每有异兆,一定会有聪明能干冷静的人意识到其中含义。而且占卜算封之事屡见不鲜,连妙玉这被迫借佛门避祸的“闺阁”女子,也深谙此道,会请“拐仙”扶乩,摇身一变成了个江湖骗子。

张爱玲在《红楼梦魇》中也指出:“尤其可笑的,宝玉宝钗的八字没有合婚,因为后四十回算命测字卜卦扶乩无一不灵验如神,一合婚势必打散婚事。”的确是一语中的——按照续书中的灵验,如果合婚,一定知道“金玉”不是良缘,却是夫妻仳离的悲剧。而以作品中人的虔诚,得到这样的预示,又怎么会同意宝钗宝玉的婚事,把两个家庭中最钟爱的孩子送上不归之路?

续书人才力不足,又要补全八十回宏大的结构布局,只好装神弄鬼来拼凑情节,也顾不得是否合情合理、符合逻辑了。

在续书中,黛玉也失去了“超逸”的风姿气质,变成一心想着终身大事的凡俗妇女。哪怕是看到海棠开花,她也马上“心里触动”,往“喜事”上联想。

不光黛玉变了性格,大家都反常起来。贾母从前何等睿智,闻过则喜?但在这时一句不同意见也听不进去,甚至说“谁在这里混说!人家有喜事好处,什么怪不怪的。若有好事,你们享去;若是不好,我一个人当去。你们不许混说。”弄得两个儿子都“讪讪的”“走了出来”——贾母同贾赦已经翻过脸了,对贾政夫妻极力维持表面的和谐,哪里经得起这样无理取闹、大发脾气?

不光贾母反常,宝玉也性格大变,主动写诗,还写出了“应是北堂增寿考”这种他一向最厌恶的俗套。环兰小叔侄也跟着写诗,贾母却公然批评:“我不大懂诗,听去倒是兰儿的好,环儿做得不好”——上次中秋夜宴,贾赦已经公开讽刺贾母偏心了,这时在评诗的小事上也偏心若此,不怕替宝玉招怨了?

续书在大体的脉落、人物的结局上,是符合原著的。但是如果看细节,那是太经不起推敲了。

举报/反馈
主营产品:橡胶管,硅橡胶,其他橡胶制品,密封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