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春怡虹硅橡胶科技有限公司:袭人温柔贤惠,堪称怡红院第一丫环,为何贾宝玉总是暗暗提防她?

来自:福州市神砼化工有限公司

花袭人、贾宝玉之间的关系,历来阴谋论颇多,其中讨论最多的话题就是:袭人为了姨娘之位,自愿充当王夫人的鹰犬,贾宝玉深以为然,故而行事处处避着袭人。

若要举例,便是第77回“俏丫鬟抱屈夭风流”,彼时晴雯被王夫人撵出怡红院,贾宝玉想要偷偷前去探望,但又担心袭人不肯,便以言语稳住袭人,称:倒是你(袭人)把她的东西,作瞒上不瞒下,悄悄的打发人送出去与了她。再或者咱们常时积下的钱,拿几吊出去,给她养病,也是你们姊妹好了一场......

贾宝玉此番话乃是“佯攻”,让袭人误以为自己已经放下了晴雯,摆脱了袭人的“监视”,他才悄悄前去晴雯家里探望:

宝玉将一切人稳住,便独自得便出了后脚门,央一个老婆子带他到晴雯家去瞧瞧。先是这婆子百般不肯,只说:“怕人知道,回了太太,我还吃饭不吃饭?”无奈宝玉死活央告,又许她些钱,那婆子方带了他来。——第77回

此处所谓的贾宝玉将一切人稳住,袭人便是这“一切人”之首,固有论者由此分析:贾宝玉深知袭人乃王夫人之鹰犬,故而不敢和盘托出探望晴雯之事,足可见袭人之奸诈,甚至很有可能晴雯的被撵就是袭人暗中操作的。

此论看似逻辑严密,实则漏洞百出,颇有先定罪名,再找证据的嫌疑——先认定袭人是个奸险狡猾之徒,然后费尽心机翻遍整本《红楼梦》,从各处细枝末节证明袭人的奸诈,如此本末倒置,岂是做学问的态度?

贾宝玉探望晴雯,为何要避着袭人?并非忌惮袭人会向王夫人告密,而是贾宝玉基于对袭人的了解所作出的判断——袭人低调严谨,不允许贾宝玉做超出礼数范围之外的事,袭人此种心理早已有之,并非是成为王夫人“鹰犬”之后才学会的。

诸君且看《红楼梦》第34回“情中情因情感妹妹,错里错以错劝哥哥”,彼时贾宝玉遭贾政笞挞,卧病在床,心里牵挂着林黛玉,便想让人偷偷给林黛玉捎个信,顺带送两块旧手帕,贾宝玉不敢告诉袭人,只让晴雯替自己去:

回来正值宝玉睡醒,袭人回明香露之事。宝玉喜不自禁,即令调来尝试,果然香妙非常。因心下记挂着黛玉,满心里要打发人去,只是怕袭人,便设一法,先使袭人往宝钗那里去借书。袭人去了,宝玉便命晴雯来。——第34回

诸君注意,彼时贾宝玉尚且不知道袭人已经向王夫人“告密”,贾宝玉真正知道袭人成了王夫人的人,是在第36回“绣鸳鸯梦兆绛云轩,识分定情悟梨香院”,彼时王夫人公然承认袭人是贾宝玉未来的“准宝二姨娘”,并且安排王熙凤,给袭人每月二两银子一吊钱的姨娘分例,至此,贾宝玉方才明确知道袭人深得王夫人的喜欢。

故而,对比时间线,就会发现:贾宝玉做某些事时,会有意避着袭人,这跟所谓的“告密”是没有关系的,宝玉只是担心袭人知道了会不高兴,仅此而已。

关于这一点,贾宝玉是有前车之鉴的,且看第21回“贤袭人娇嗔箴宝玉”,彼时贾宝玉一大早去林黛玉、史湘云房中探望熟睡的两人,还顺便在人家闺房内洗漱,又央求湘云为自己编头发,回来后袭人被看见,于是引发了一场冷战:

一时,宝玉来了,宝钗方出去。宝玉便问袭人道:“怎么宝姐姐和你说的这么热闹,见我进来就跑了?”问一声,不答;再问时,袭人方道:“你问我么?我哪里知道你们的原故?”宝玉听了这话,见他脸上气色非往日可比,便笑道:“怎么了?动了真气!”袭人冷笑道:“我哪里敢动气!只是从今已后,别进这屋子了。横竖有人服侍你,再别来支使我。我仍旧还服侍老太太去。”一面说,一面便在炕上合眼倒下。宝玉见了这般景况,深为骇异,禁不住赶来劝慰。——第21回

袭人为何这般生气,是因前有第19回“情切切良宵花解语”,袭人以“家里人要赎我出去”为由,规劝贾宝玉三件事,其中一件便是:不可挑弄脂粉,吃别人嘴上擦的胭脂!

贾宝玉前脚刚答应,后脚便违背承诺,跑到黛玉、湘云的闺房中,又是为湘云盖被子,又是央求湘云给自己梳小辫,若不是湘云及时发现,贾宝玉还要将梳妆胭脂往嘴里送......

贾宝玉顶着梳好的小辫回来,袭人看见后立刻心领神会,明白贾宝玉“左耳朵进,右耳朵出”,答应自己的事,转身就忘记了,这才心中不悦,引发她和贾宝玉之间的这场冷战。

有如此前车之鉴,贾宝玉再做后来事,岂敢让袭人知道,这跟王夫人是没有半点关系的,若揪住“袭人告密”不放,用单一逻辑思维套用袭人所有的行为模式,实在惹人发笑。

另外,值得一提的是,贾宝玉虽然是个理想主义者,但在择人方面,他并没有那么理想化,很多读者觉得众多丫环中,贾宝玉最喜欢的是晴雯,其实不然,如果硬要从袭人、晴雯两人之间择个高低,贾宝玉大概率会选择袭人,证据就是第77回晴雯被撵后,贾宝玉有这么一段心理旁白:

宝玉忽又想道:“去了司棋、入画、芳官等几个;死了晴雯;今又去了宝钗等一处;迎春虽无去,然连日也不见回来,且连日有媒人来求亲。大约园中之人,不久都要散了的。纵生烦恼,也无济于事。不如还是找黛玉去相伴一日,回来家里还是和袭人厮混,只这两三个人,只怕还是同死同归的。”——第78回

在贾宝玉的心中,他早已认定林黛玉是自己未来的妻子,袭人是自己未来的小妾,故而称这两个人可与自己同死同归。

袭人在贾宝玉心中的分量是很重的,袭人对宝玉而言如姐、如妻、如母,她一丝不苟地照顾着贾宝玉的生活,还曾于贾宝玉有过云雨之情、夫妻之实,这种感情是经得起世俗考验的,就好比贾宝玉虽然最爱林黛玉,但他在向林黛玉表明心迹时,所言仍是:除了老太太、老爷、太太这三个人,第四个就是妹妹了,要有第五个人,我说个誓。

贾宝玉的理想主义并不彻底,按照他“国贼禄蠹”的理论,他父亲贾政亦是为官之人,岂不也应该被他鄙视,可宝玉做不到,因为贾政是他的父亲,这种血缘亲情关系在宝玉心中占了很大的分量。

袭人亦是如此,贾宝玉何尝不知道袭人不理解自己,但袭人与自己有过夫妻之实,而且事无巨细地照顾着自己的生活,这种长期亲密相处引发的情感羁绊是独一无二的,袭人对自己的意义不能用一句“你不懂我”就轻松抹去。

因此,分析袭人、贾宝玉的关系,需要用客观、严谨的态度,而不能立足一些简单的表面情节,加之肤浅的推论猜测,引出无数阴谋论,只为吸睛是不可取的。

本文乃“红楼不红”原创,未经授权请勿转载,本文引文均来自《红楼梦》脂砚斋批评本80回本,图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,谢谢!

举报/反馈
主营产品:橡胶管,硅橡胶,其他橡胶制品,密封条